話說上次出血衝emergency room後(請看3/30的恐怖出血),隔天星期二,我就要把拔打電話到kaiser的ob/gyn給我的midwife,希望她能夠幫我安排一次appointment對年年再作一次詳細檢查(被emergency的醫師嚇到了),不過接電話的護士說我的midwife今天不在office,她會幫我留message給midwife。在聽完我們昨天慘狀的描述之後,護士的反應讓我覺得真失望!

原本以為護士會覺得我的出血很嚴重之類的,但是沒想到...她的態度跟emergency room的醫生是一致的。她說:現在的我們無法做什麼,唯一就是你要在家多休息,若是發現出血每一個小時到達一塊棉墊的量或是腹部劇烈絞痛以及發高燒,那麼你就要再到emergency room一次。(什麼!又要再等五個小時嗎!?)那時的我真的有點崩潰,覺得除非baby要走了,她們才願意幫你(作手術!那有什麼用嗎?baby呢?),否則的話,她們就留你一個人跟寶寶自生自滅。我很生氣這裡的醫療制度,躺在床上哽咽、不停跟年年把拔抱怨我看到很多台灣媽媽的部落格,一出血就馬上到婦產科去,醫生會馬上幫他作檢查(才不必等五個小時呢!),之後醫生還會幫你開安胎藥或是打安胎針,一起幫助馬麻跟寶寶。怎麼這裡的醫生護士一點人性都沒有呢?年年把拔也不知道怎辦(畢竟他也是第一次遇到呀),只能充當我的情緒垃圾桶,一直在網路上搜尋關於出血的事,報告給躺在床上的我聽,試圖安撫我。

後來把拔找到一篇文章,內容大意在討論台灣跟美國對於孕婦胎兒醫療的不同態度。台灣醫生對於胎兒會採取比較積極的態度,會試圖盡力保留住寶寶,相對於台灣,美國醫生的態度就比較消極,他們抱持著"自然淘汰"的想法,認為只要胚胎健康,寶寶一定留的下來,否則過多的藥物使用,恐怕會對寶寶造成不良影響。這一篇文章有稍稍的滅了一點我的怒火(不過還是無法說明他們emergency room的無效率啦!),尤其在跟婆婆聊過天(婆婆也可以接受美國醫療"自然淘汰"的想法,覺得若是胚胎有問題,強力慰留也不好)以及與Susan阿姨(阿姨在美國很久了,對美國的事務比較清楚,她也贊成這種做法)談過後,再加上情緒緩和了一點,我也就慢慢接受了。

當天晚上,終於接到midwife的關心電話,問我目前的出血已經止了嗎?肚子痛嗎?發高燒嗎?還好出血狀況已不如前一天那麼多,仍有一點點,另外兩項也沒有出現。把拔還試圖問midwife是否可以開黃體素給我吃(網路上看到好多用來安胎),幫助安撫小寶寶,馬上被midwife一口回絕說孕婦已經過十二週了,黃體素是十二週之前吃的,現在已經沒有幫助了。把拔還問那有需要安排一次appointment作檢查嗎?(把拔這次口氣就比較堅決一點了)由於上一次產檢才在五天前而已,而下一次產檢在約三週後,目前的出血也止住了,聽得出來midwife的語氣有點勉強的答應我們約在4/7早上(就是隔一個禮拜),雖然早就知道要她們開藥是不可能的,至少約到一次appointment檢查年年的狀況,我跟把拔也放心一點了!

或許我是新手馬麻,對於小年年的一動一靜都太過於擔心,所以對於這裡的醫療方式有很多埋怨。很羨慕台灣的馬麻有積極的台灣醫生當得力助手(掛號跟看診都超方便,還有令人羨慕不已的坐月子中心呀!)。雖然說正在努力的接受美國的醫療制度,只是當媽的,哪一個會不希望在肚裡的寶寶仍有一線希望時,可以努力保住看看呢?親愛的小年年呀~~把拔跟馬麻真的真的很愛你唷!你得健健康康的呢!把拔已經答應你要買很多玩具給你唷......

創作者介紹

My sweet baby

mysweet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